搜索

导航

众泰t600汽车

众泰、陆风、野马们卖不动了 中国车企真正的站

  但日系品牌没有迷失在山寨之中,而是做到了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没有像双环、众泰们一样简单、粗暴的抄袭外观,而在核心技术方面不思进取,最终被市场抛弃。

  林肯航海家上市 售价39.88-52.88万元 动力系统跟上宝马奔驰了?[详细]

  一月份,众泰旗下除了T系列勉强获得了6000多辆的销量,SR系列、大迈系列基本已经宣告失败(SR系列只卖了300多辆,而大迈系列的销量则为零),同样因山寨闻名的陆风也只获得了 2039辆的销量,旗下重磅新车逍遥的销量没有单独公布,陆风X7的销量直接为零,其他如力帆、野马,包括众泰旗下走山寨路线的君马、汉腾同样销量惨淡。

  2018年全年野马仅销售新车32300辆,全年亏损近4亿,不得不以14.5亿卖身给生产低速电动汽车的雷丁汽车。

  在汽车文化还不太发达,消费者还不太懂车,自主品牌还不够强大的情况下,凭借山寨的外形,众泰、陆风们确实忽悠了不少消费者。但是随着吉利、奇瑞、长城们越来越强,造型设计质感不输合资品牌,配置还更丰富,这些山寨车企的优势就荡然无存了。

  第一个因为“山寨”而发展壮大的实际是奇瑞,1999年奇瑞的第一辆车风云上市,其底盘设计基于大众西雅特Toledo,在当年卖得还不错;2003年5月奇瑞推出了第二款新车奇瑞QQ,众所周知其借鉴了雪佛兰的乐驰,通用还曾因此将奇瑞告上公堂,不过最后不了了之,这款车则直接将奇瑞推向了自主品牌销量老大的宝座。奇瑞旗下另一款主力车型瑞虎3同样是借鉴的产物,其借鉴的对象则是丰田的RAV4,这款车2005年上市后也同样热销了整整十几年,贡献了130多万的销量,到现在月均销量仍然在五六千辆。

  力帆则野心更大,陆续推出了山寨宝马MINI的力帆320,山寨宝马3系的力帆620、山寨福特新款S-Max的轩朗、山寨汉兰达的力帆x80........

  <img src=http://image.bitautoimg.com/appimage-630-w0/appimage/media/20190221/w640_h480_efec59fa512349b5aeea5389da0cc24c.jpeg />

  众泰瞄准保时捷,陆风瞄准的则是路虎,陆风X7几乎除了标是陆风的,其他都跟路虎极光一模一样。在鼎盛时期,陆风X7的月均销量也曾达到7000多辆,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跌下神坛。

  真正让双环收获关注的则是山寨CR-V的来宝SR-V,连名字都只差一个字母,借着SUV大热的东风,新车上市当年就卖了12000多辆。本田也把双环告上了法庭,遗憾的是官司败诉了,本田还在10年后被判向双环赔偿1600万。

  如果一定要寻根究底的话,中国的第一辆山寨汽车应该是1958年5月12日下线,其借鉴了法国的Simca Vedette。再后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辆红旗车——CA72,则借鉴了1955款克莱斯勒·帝国、凯迪拉克Fleetwood和林肯大陆。红旗的第二款车红旗明仕则是借鉴了奥迪100,换代的红旗世纪星采用了奥迪200的平台,日产2.0L的V6发动机。2006年之后,红旗则不再采用奥迪的平台,而是转投丰田,红旗盛世(HQ3)、红旗H7都采用了丰田皇冠的平台。当然,红旗的山寨由于其历史地位原因和销量太少没有引起太大争论和关注,顶多是一句“烧了几百个亿怎么连个车都造不出来。”怒其不争而已。

  安徽某地的众泰4S店,虽然是上班时间,却一个看车的客户也没有,销售经理们则百无聊赖的在前台玩手机,一位匿名的销售顾问告诉汽车天涯,现在即使是到店看车的客户也不到一年前的五分之一,更别提销量了。

  实际上,同样的一幕早已经在手机市场上演过,2012年之前,各种山寨手机大行其道,但2012年之后,山寨手机厂商们几乎无一例外都倒闭了,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华为、小米们越来越强大了,他们能造出比山寨机贵一点点性能却超越山寨机太多的新机,消费者自然没有理由再去买一部没有品质性能保证的山寨机。

  除了技术应用上,管理模式上日系品牌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曾经以福特生产系统为模板的丰田,在掌握了福特“流水线”的生产理念后,结合本国特色,因地制宜,创造了风靡全球的“丰田生产方式”。

  2019中国汽车金椰奖共设置了最佳智能奖、最佳性能奖、最佳动力奖、最佳表现奖、最佳设计奖、最佳环保奖、最佳亲民奖、最佳创新奖、最佳期待奖、最佳团队奖、特别...[详细]

  把山寨和自己划上等号的则是众泰汽车,成立于2003年的众泰在山寨的路上走了十来年,一直没找到成功的方法,直到2013年推出众泰T600,这款新车车头拷贝途锐、搭配奥迪Q5的车身,再借鉴部分途观的设计,上市后月均销量保持在5000左右,巅峰时一度高达万台,迅速成为众泰旗下的主力车型。

  2011年,野马在成都车展上发布了三款概念车,分别是换了个野马标的奥迪A4、大众途观和英菲尼迪EX,第二年,野马又带来了套着野马标的丰田埃尔法、马自达5,好在野马有贼心没贼胆,真正上市的车型只有山寨埃尔法的斯派卡以及杂交途锐和路虎的野马T70。

  尝到甜头的众泰野心膨胀,迅速推出了山寨大众的大迈系列,山寨保时捷的SR系列。凭借着出神入化(不要B脸)的山寨技术,2016年众泰销量达到了巅峰的32.36万辆,2017年也收获了31万辆左右的销量。对于成立初期的中国车企来说,山寨似乎是条难以避免的必经之路,也有着复杂的历史原因,如今已经和欧洲车企并驾齐驱的日韩系车企,其实也始自山寨,通过大量引进西方先进技术,然后再研究并加以改进,最终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工业技术体系。不过搞笑的是凭借新能源生产资质,双环在停产多年后又推出了双环小贵族的新能源车型,还取了个有意思的名字:红星闪闪,只能说新能源补贴真的太好骗了。质量问题频发加上舆论批判,2012年,来宝S-RV、小贵族陆续停产,2016年3月,双环被工信部取缔了生产资格。本田曾经也花了大价钱购买通用、克莱斯勒、福特几十台发动机,然后进行剖析研究,集众家之长研发出世界上最先进的发动机……双环也因此走上了山寨的不归路,2005年,推出山寨宝马X5的双环SCEO,2007年,推出山寨奔驰Smart的双环小贵族。2008年,德国慕尼黑地方法院要求双环德国经销商停止销售SCEO,并向宝马赔偿相应损失,奔驰也多次对双环表示谴责。比如丰田,最早从海外购买克莱斯勒Airflow进行拆解、测绘和研发,量产了丰田第一辆轿车,以甲壳虫为蓝本打造了丰田SA轿车;力帆更是内外交困,旗下14款新车累计销量仅22491辆,净亏损3亿左右,只能卖工厂、卖闲置土地来补窟窿。不过两款车的销量一个天上一个地下,SCEO在很长时间支撑这双环的销量,小贵族则销量惨淡。

  不过奇瑞在借鉴的同时始终坚持自主研发,而且其借鉴模仿的对象都是大众车型,加上当时中国汽车工业的基础非常薄弱,所以大家对奇瑞在发展初期的”山寨“都持宽容的态度。今天的奇瑞则已成了中国品牌里为数不多的真正有核心技术的,也是广被消费者认可的为数不多的”三大件过硬“的车企。

  众泰自己也意识到山寨已经没有市场了,2018年4月,众泰在北京车展上就隆重举行了一场“道法自然,智美天成”的发布会,高调宣称要变成“原创”的众泰,推出的新车也都大打原创标签。

  中国消费者对山寨汽车的接受度越来越低,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吉利、长城、上汽这些车企的原创车型无论是造型设计还是整车质感都媲美合资车型,面子里子都有,而山寨车型只是山寨了造型设计,整体质感不高,缺乏核心竞争力;二是80、90后开始排斥山寨文化,认为开山寨车没面子。

  众泰显然是陶醉于山寨的短平快带来的巨额红利,2013年又推出了汉腾汽车,2017年在雄安发布了君马汽车,2018年又在江西成立了大乘汽车,虽然名字不同,但实际上都与众泰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都继承了众泰山寨的”优良传统“,譬如君马MEET3就是模仿奔驰GLA。

  第一个因为山寨引发舆论关注的其实不是众泰,而是双环。双环刚开始山寨的对象并不是外资品牌,而是BJ212,不过BJ212本身销量就不大,双环的山寨品自然也没引起太大反响。

  山寨车企的带头大哥众泰的日子同样不好过,2018年累计销量为255004辆,大迈、SR系列基本宣告停产,仅T系列苟延残喘,汉腾、君马、大乘也都生存艰难。

  陆风汽车2018全年销量则仅为25723辆,刚刚过去的一月份陆风汽车销量则仅为2039辆,陆风X7乘联会销量显示为零,寄予厚望的陆风逍遥销量没有单独公布,传闻新造车势力爱弛将可能收购陆风汽车。

  众泰山寨的快速成功不仅仅让众泰极度膨胀,也刺激了其他车企,譬如野马、陆风、力帆们。

  良币迟早会驱逐劣币,吉利、长城们的现状已经说明这一问题。山寨车企们的现状也给所有车企敲响了一记警钟:埋头赚快钱,不注重技术积累、不注重品牌口碑,迟早会被消费者抛弃,就像咪蒙一样。

返回列表
电话 短信 地图